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幸好的是,仲达海已经有了自己的实业,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即使辞职不干,也不会喝西北风,反而很可能在未来创造自己的宏大事业。

这也是一种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途径,没有必要再一颗树上吊死。

而且,现在他还有了亲密的爱人的支持,那么他以后的日子应该是幸福和快乐的。

无论做什么,只要感到幸福和快乐,这就足够了,何必在乎那些外在的东西呢。

对于柳志宇和仲达海、张心平三个挚友知己来说,不管干什么,他们最大的知心,就是能够彼此理解和支持。

所以,仲达海很快就递交了辞职报告,完卸掉了盔甲,轻松踏入商海,开启新的征程。

宦海沉浮,心力憔悴;商海搏浪,燃烧激情。仲达海经过十年的磨砺,最终选择了新的人生。

时光匆匆,就像天上的流星,在浩瀚的宇宙中,一闪而过,找不到太多痕迹。

柳志宇并没有因为仲达海辞职而心绪浮动,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作为一名刑警,每天都在侦办案件,这是他的最爱,也是他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的体现。

半年多后,仇少刚的案子终于一审判了。

死刑。

这个结果,在柳志宇的意料之中。

但,仇金元不甘心儿子就这样被毙了,提出上诉,想尽各种办法,通融各种关系,想要减轻仇少刚的刑罚。

仇金元的力度很大,也确实产生了一定的作用。

李文哲并没有放松精神,他的那本黑色笔记本记载了很多东西,他没有在私藏着,而是交给了柳志宇。

柳志宇看着笔记本里记载的情况,心里极度震惊。

“既然仇少刚已经宣判,后面的事情就是走程序了。但是金元物流的黑底,我们必须要一查到底。现在,仇金元的动作不小,我们决不能让他得逞,这个黑恶势力,不能让它再存在下去了。”李文哲说道。

“我明白,一定查他个底朝天。”柳志宇心里非常兴奋,终于可以施展拳脚了。

“赵支队已经取得了局长的同意,成立扫黑专案组,争取尽快打掉这个黑恶势力和背后的伞。”李文哲说道。

“好,扫黑除恶,除恶务尽,绝不放过那些黑恶分子。”柳志宇腾地站起来,心中充满了无限激情。

再猖狂的黑恶势力,在专政工具面前,迅速土崩瓦解。仇金元本来想要为儿子减罪,最后他自己也被送进了看守所。

仇金元发家之始,曾暗中雇凶杀害了竞争对手,只这一条就是死罪,何况他的罪行罄竹难书。

不仅铲除了黑恶势力,也拔除了后面的伞。

云江市官场刮起了一阵旋风,发生了不小的地震。其中有市级的领导,还有几个局的领导,市公安局也没能脱过,两个局领导被请去喝茶。

柳志宇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振奋人心,之前摸爬滚打历经磨练,都是为这关键的打击奠定基础吧。

回头想来,这一路走来,人生也值了。

他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干出多么辉煌的成绩,但是他问心无愧,他是平凡的,平凡就是不平凡。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即使邪恶可能会嚣张一段时间,但最终的结局,一定是将邪恶埋进坟墓。

柳志宇渐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刑警,侦办的重大案件,抓捕的犯罪分子,那数字越积累越大,这是他的成绩,也是他努力付出的收获。

柳志宇不想出名,但是他还是出了名。

他在一次外出追逃的途中,意外发生了车祸。

最后,柳志宇被救了出来,经过极力抢救,命算是保住了,大脑却受到重大损伤,一直陷入昏迷状态,几乎成为了一个植物人。

他最后能不能醒来,医生说可能性有,但是可能性很低,除非他自己战胜自己的意识。

仲达海专心搏击商海之后,事业越做越大。

他抛掉公司的事情,大部分时间陪伴在柳志宇的病床边。

苏晓婧艰难地挺起了这个家,既要照顾老人,又要抚养孩子,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

柳国胜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当得知柳志宇出车祸之后,顿时人又晕倒了。

蒋凤娥难以承受儿子和丈夫的突然伤病带来的痛楚,人变得憔悴不堪。

本来,幸福快乐的一个家,被突如其来的伤病打破了。

苏晓婧眼泪哭干了,办了停薪留职,身心照顾躺在病床上的柳志宇。

她期盼着柳志宇能够醒过来,只要有一丁点的可能性,她都不会放弃。

每一天,她都在柳志宇的耳旁,一遍一遍地说着他们曾经的爱情故事,说着儿子的学习,说着家里人都一直在想着他。

仲达海忍着心里的伤痛,想尽各种办法,为柳志宇寻找治疗方法。但是,柳志宇却迟迟不能醒来。

看着柳宇飞那洁净的眼睛,仲达海直接跪在柳国胜面前,拜柳国胜为“义父”,他要像柳志宇一样,做为儿子应该做的事,好好孝敬赡养他们。

仲达海有能力这么做,他也必须这么做,谁让他是柳志宇的兄弟呢。

张心平虽然没有像仲达海那样认柳国胜为“义父”,但是在他的心里,也把他们当做了自己的亲人和长辈。

柳志宇昏迷不醒的期间,白冰洁、叶卓然、刘昊伟都从京城回来了,他们能做的就是祝愿柳志宇早日醒来。

仲达海绞尽脑汁,最终想起来,曾在他的老家出现过的那位云游四海的老先生。

仲达海通过各种关系,最后寻查到了那位老先生的家族,那是一个医道世家。

仲达海花重金将医生请来,给柳志宇做针灸。

三个月后,柳志宇终于睁开了眼睛,从迷幻中醒来,他感觉好似度过了几个世纪,几个人生轮回。

五年后,白冰洁从法国打来电话,邀请柳志宇、仲达海、张心平、叶卓然、刘昊伟,一起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

白冰洁在珍妮的帮助下,终于去了她的家乡,并在那儿建造了很大的一座别墅。

白冰洁心中有梦,她的梦最终实现了。

她在电话里说,谁都不能请假,要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来。

自从他们各奔东西之后,他们相聚的次数太少了。

“柳大队,白冰洁这次邀我们一起相聚,你能脱开身嘛?”仲达海签完一份材料,便给柳志宇打电话。

“你呀,喊名字,听着别扭。”柳志宇说道。

他刚被提升为重案大队的大队长,仲达海这么喊他,他耳朵感觉有点疼。

自从柳志宇那次出车祸重伤醒来之后,他以超乎常人的意志,加强康复训练,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身体恢复正常。

返回工作岗位之后,柳志宇像一个拼命三郎,侦破了一个又一个重大案件。

他想要将失去的这一年的工作时间找回来,取得了卓越的工作成绩,也因此获得了领导的充分肯定。

所以,这一次岗位调整,李文哲调任分局局长,而他顺势接任重案大队长。

“这不是恭喜你么,白冰洁也是掐算好了时间,邀请你去法国,给你助兴呢。”仲达海呵呵笑道。

“你就别瞎扯了。”

“你到底有没有时间?”

“正好我还没休年假,就休一次年假,去看看她生活的地方。”

“好,太好了,我们可说定了,这次去可要好好玩玩,我也有三年多没见到她了。”

仲达海想起之前那次去看白冰洁,白冰洁刚刚到法国,人生地不熟,能够看得出来她非常孤单。

虽然珍妮有时候会去看望白冰洁,但是珍妮毕竟有自己的家庭和事业。

人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白冰洁寻找到了自己梦想中的生活环境,但是心中的那份牵挂却是深沉无比。

她跟叶卓然和珍妮聊得很多,可是最懂她心的人却是仲达海,这是白冰洁之前未曾感觉到的。

仲达海跟冯安妮结了婚,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仲达海结婚时,白冰洁从法国没有回来,但是她送来了祝福。

之后,仲达海去了几次法国,想要看看白冰洁过得好不好。其实,他心里最爱的那份情愫,一直在他的心底没有忘却。

就是上一次,他在白冰洁的别墅里,两个人一起喝着酒,畅谈着往事,心里五味杂陈。

白冰洁说,她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保护好那个孩子。她说着便痛哭不止。

仲达海忍不住心中伤感,将白冰洁抱在了怀里,给她心灵的安慰,抚慰她的伤痛。

那一夜是个不眠之夜。

约好时间,柳志宇、仲达海、张心平、叶卓然、刘昊伟携带家人,一起在京城相聚,飞往白冰洁那儿。

“仲达海,冯安妮和雪儿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叶卓然看着孤单一人的仲达海,别有意味地问道。

“哦,她带着孩子去参加夏令营了,早就定好了,不好调整了。”仲达海解释道。

“那太遗憾了,白冰洁要是看不见她的干女儿,不知道要多伤心呢。”叶卓然说道。

“啊!这个,她不会吧。”仲达海一时无语以对。

自从仲达海的女儿一出生,白冰洁就认了仲念雪为干女儿,她的这个要求,仲达海不能拒绝。

“嗯,也是,她应该想得开了。”叶卓然点点头,思索着说道。

刘昊伟搂着柳志宇的肩膀,笑着说道:“这回当重案大队长了,感觉这么样?”

“到没啥特别感觉,都是一样,干好工作呗。说实话,责任大了,压力也大了。不过,跟你这个高级检察官没法比。”柳志宇笑着说道。

“你就别埋汰我了,我就干那点事儿。”

“你干的可都是大事。”

“柳哥,刘哥他,只是按部就班,哪像你每天都在破大案。”田琪正跟苏晓婧和杨巧珍说着话儿,转头说道。

“田琪师妹,你这个柳哥,刘哥,到底是柳哥还是刘哥啊。”张心平在一旁笑言。

“张哥,你这话,也太挑剔儿了。嫂子,你在家里可得多管管。”田琪拉了一下杨巧珍的手,说道。

仲达海忍不住笑了,说道:“田琪小师妹,你别刘哥刘哥的喊,你呀,就喊他昊伟,小昊伟。”

刘昊伟的儿子刘鑫源不乐意了,撅着小嘴嚷嚷:“爸爸是大昊伟,不是小昊伟,我才是小鑫源。”

众人大笑不止,真是个心肝宝贝。

刘昊伟年龄比田琪大四岁,他们这个宝贝儿子,倒是跟他爹挺贴心。

一行人乘机直达巴黎,珍妮早就等在那儿,作为地主想要好好招待他们,而白冰洁则在自己家的别墅里做着迎接准备。

他们在巴黎待了一天,珍妮招待很周到,玩的很开心,然后赶往普罗旺斯。

白冰洁早已翘首以待,身旁站着一个白净帅气的幼童,她紧紧牵着幼童的小手。

“你们可是来了,想的我都望眼欲穿了。”白冰洁站在门口迎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众人一眼就看见了白冰洁和那个幼童,但一时想不清楚这个幼童是谁,难道是白冰洁的儿子?可是,白冰洁没有再婚,怎么会有孩子呢?

虽然心里疑惑,但他们都非常高兴地打着招呼。

“白姐,这孩子是?”田琪忍不住问道。

“啊!这是我儿子。”白冰洁微微一笑。

“也是我干儿子。”叶卓然接着说道。

柳志宇心里一亮,这个幼童,既是白冰洁的儿子,又是叶卓然的干儿子,看来她们俩心里清楚。

可是,这个幼童,怎么看怎么跟仲达海长得那么像呢,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其他人也都是这一种感觉,他们新奇地看着幼童,但是没有说什么。

“我虽然是第一次见,也是我的干儿子了。”柳志宇说着,蹲下来,将幼童抱在怀里。

“妈妈,妈妈。”幼童见到了很多陌生人,虽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但还是转头喊白冰洁妈妈。

“一帆,让你柳志宇干爸爸抱着吧。”白冰洁笑着对幼童说道。

“一帆,你叫一帆?”柳志宇亲切地问道。

幼童看着柳志宇,听了白冰洁的话,奶声奶气地吐字:“对呀,我叫白一帆。”

柳志宇太喜欢这个娃娃了,笑道:“一帆,喊柳爸爸。”

白一帆转头看了白冰洁一眼,见妈妈点了点头,又看着柳志宇,嘴角一笑,喊道:“柳爸爸。”

柳志宇顿时像心里灌了蜜糖一样,甜至心底。

白一帆也很高兴,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现在有一个柳爸爸了。

然后,白一帆很听话地喊着张爸爸、刘爸爸。

当喊刘昊伟刘爸爸的时候,白一帆非常疑惑地看了柳志宇一眼,两个人怎么都叫柳爸爸呀。

当刘昊伟将白一帆送进仲达海的怀里的时候,仲达海整个人颤抖了一下,他定定地看着白一帆,发自灵魂深处的一种情愫油然而生,他怎么感觉跟这个孩子这么亲近呢。

“喊爸爸。”仲达海脱口而出。

仲达海并没有发觉白一帆跟他长得有多像,只是他不由自主的想把白一帆当成自己的儿子。

“爸爸。”白一帆很懂事,大人让喊什么就喊什么。

其他人正乐的高兴,到没有发觉异常。

只是站在一旁的叶卓然听得清楚,看的明白,走过来,说道:“一帆,这回见到爸爸了,高兴吧?”

“高兴。”白一帆一把搂住仲达海的脖子,抬头在仲达海的脸上亲了一口。

虽然白一帆还很小,但是那种天生的亲情,让他自然而然的跟仲达海有了亲近感。

这就是差别,其他人顿时明白了,也不再疑惑。

“一帆,想不想干妈呀?”叶卓然笑着问。

“想,这里想。”白一帆说着,一只手指了指胸口。

众人忍不住大笑起来,都被白一帆的纯真逗笑了。

叶卓然经常跟白冰洁视频聊天,白一帆也会在视频里跟叶卓然这个干妈妈说话,他自然跟叶卓然熟悉了。

曾经一起奋斗的六个人,此时此刻携带家人,在一个遥远的国度相聚了,这儿是白冰洁的家,也是他们的落脚地。

普罗旺斯的薰衣草,是那么美丽馨香,这里是田园世界,也是他们完释放自我,部沉浸心情的地方。

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陷入这一片片的花海芬芳之中。

白一帆成为了所有人关心关爱的重点,谁让他是最小的小不点呢。

仲达海几乎和白一帆形影不离,而且白一帆好似也明白了,干爸爸和爸爸是非常不同的,对他最好的还是爸爸。

柳志宇看出来仲达海一开始有点意外和惊喜,后来简直是心比蜜甜。

他不仅拥有了自己的事业,也拥有了曾经失去的爱人,更拥有了自己的儿子。

私下里,柳志宇提醒仲达海,要他好好处理家庭的关系,生活的幸福,需要心细呵护。

仲达海使劲点点头,他知道生活对他太过恩惠,他怎么好好对待每一个人呢。

现在,他有经济条件了,他要在云江建造别墅,让他的好挚友知己、兄弟姐妹,都住上别墅。

相聚的日子总是太短,三天的时间很快度过。但是,他们以后还会有时间,再来这里相聚。

他们的有生之年,会像兄弟姐妹一样彼此相待,就像一大大家庭一样永远保持亲情不变。并且下一代也会向他们的感情一样,继续承载那份挚情,永远走在前进的道路上。

他们追求着自己的理想和梦想,持之以恒,永不停步,向着美好的明天勇敢进发。

东方的朝阳冉冉升起,那是他们心中最爱的祖国,世界上最美丽最美好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