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柳志宇没有想到,甘蜜被害的案子,最终的突破口还是在仇少刚的身上。

而且,其中调查中出现的偏差,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他们绝对不会想到,仇少刚的物证样本竟然被动了手脚,致使之前的调查时,排除了仇少刚的嫌疑。

柳志宇更没有想到的是,涉及仇少刚的鉴定问题,牵涉了内部不少人员,还有个别领导干部。

随着其他嫌疑人的落网,甘蜜被害的案子终于真相大白。

甘蜜,一个女大学生,为了爱慕虚荣,进入到了娱乐场所兼职,凭借自身的良好气质和美貌,很快就陷入其中,并从中获得了不少利益。

那晚,她在帝豪娱乐会所服务,恰巧被仇少刚看见,便让她陪侍。

仇少刚喝了不少酒,手上的动作有些用力,弄疼了甘蜜。

甘蜜也有点小性格,觉得自己好似有点身价,开口斥责了仇少刚一句,顿时惹恼了仇少刚。

仇少刚一怒之下,狠狠地抽了甘蜜一个耳光。

甘蜜顿时吓傻了,跌坐在地上,才知道自己招惹了仇少这个霸王。

甘蜜只好跪地求饶,而仇少刚怎么会轻易放过她,便勒令她晚上去陪他过夜,只要让他满意了,就放过她。

仇少刚玩了一阵子之后,便先行返回了自己的别墅,等着甘蜜这个小妞前来服务。

而甘蜜心里虽然不愿,但也不敢再招惹这个狠毒的仇少。

她不敢声张,也不敢不去,便一个人走到大街上,等着一辆车来接她。

她等了十几分钟,才过来一辆无牌车,开车的是包房里遇见的一个青年,她知道这是仇少安排的。

甘蜜到了别墅之后,便看见了早已寂寞难耐的仇少刚。

仇少刚喜欢上了一种方式,就是变着花样折磨人。

甘蜜虽然见过很多男人,经历过很多式样,但是她还是被仇少刚的手段吓怕了。

她不仅被仇少刚**,还被抽打的遍体鳞伤。

最后,甘蜜就在仇少刚的折磨中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

仇少刚没有想到甘蜜竟然一命呜呼了,一开始他吓傻了,后来一横心,拿出刀……

柳志宇虽然想到仇少刚十恶不赦,但没想到仇少刚竟然这样惨绝人寰。

案子终于画上了句号,等待仇少刚的将是法律的审判。

柳志宇一直忙于案子,连家都顾不上。

而仲达海也很忙,忙于自己的爱情大戏。

自从认识了冯安妮,互相留存了电话,仲达海的爱情力量便蓬勃而发。

也许是沉闷太久,也许是存储太多,仲达海心中的爱情之力,一发而不可收拾。

当然,如果只有仲达海一厢情愿,再多的再大的爱情之力也燃烧不起来。

可是,偏偏冯安妮也好似情有独钟,为了感谢救命之恩,直想以身相许。

随着仲达海与冯安妮接触次数越来越多,让仲达海极其意外的是,冯安妮的爸爸竟然是市府的领导冯玉泽,云江市的领导班子之一。

冯安妮非常意外的是,仲达海对金融知识了解很多,对很多经济问题有独到的看法。

“仲达海,我看你根本就不像是干警察的,让你当一个公司的大老板倒是挺合适的。”冯安妮跟仲达海熟识了,自然开起了玩笑。

仲达海非常赞同冯安妮的话,笑道:“如果不是因为穿着这身警服,我早就开大公司了,其实进入商海搏浪才是我的最爱。”

“什么?商海搏浪是你的最爱?”冯安妮诧异道。

“对,是。”仲达海得意地点着头,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解释,“不,也不对,我的最爱,应该是你,你才是我的最爱。”

冯安妮没有料到仲达海的思维变幻这么快,而且话语这么直接,这是向她表达爱意吗?

“你,你乱说什么呢?”

尽管冯安妮性格比较开朗,一时之间,也是脸上布满红霞,她之前还从来没有这么心颤过。

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的一句话,而心颤的时候,这就说明,这个女人的心里,开始装下这个男人了。

仲达海是幸运的,他在而立之年,遇到了冯安妮。

青春和爱情本应该是一体的,可仲达海曾经错失了爱情,人也已经不再青春。

但是,生命并没有失落他,让他终于找到了他自己的爱情。

爱情就在一瞬间从天而降,温润着他的心田。

仲达海含情脉脉地看着冯安妮,说道:“如果你喜欢我踏入商海,我就会脱下这身警服,勇敢地搏浪前行,与你一起实现我们心中的美好生活。”

冯安妮抬起头,看着仲达海,犹豫了半响,说道:“我觉得,做警察也挺好的,你舍得吗?”

“舍得,为了你,我什么都舍得。”仲达海使劲点着头,信心决然。

冯安妮没有想到一句话,就会让仲达海想要改行。

此刻,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是不是引诱仲达海走向歧途。

“你,你可要想好了,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冯安妮劝导一句。

仲达海猛地站起来,抓住冯安妮的小手,将她拉起来,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带你去看看。”

冯安妮被仲达海抓着手,一股温暖流进心间,疑惑着问道:“看什么?”

她一时之间想多了,难道他要带她去看看钻戒吗?这也太快了一点吧!她们认识的事情,她还没有告诉爸爸呢,这怎么能行?

仲达海倒是不知道冯安妮此时的内心所想,意气风发地说道:“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建筑公司,还有那些正在干活的建筑工地。”

“什么?你有建筑公司?”冯安妮诧异异常。

“是,有几年了,实力一般,你帮着参谋参谋发展壮大之计。”仲达海拉着冯安妮就往外走。

冯安妮这才反应过来,低语道:“仲达海,你是深藏不露啊!”

仲达海嘿嘿一笑:“我对你是绝对透明的,我的心可以完敞开给你看。”

就在冯安妮诧异之中,仲达海将她带到了建筑工地。

张建华是第一次见到仲达海带着一个女孩过来,而且是手拉着手。

仲达海从抓住冯安妮的手的那一刻,就没有松开过,好似他的手被胶液黏住了一般。

其实,他舍不得放开,他要今生抓着它。

“建华,这是我朋友,冯安妮,我带她过来视察视察。”

“这是我铁哥们,张建华,总经理。”

仲达海一见到张建华,便向冯安妮介绍一番。

张建华这才反应过来,满脸堆笑地说道:“哦,那个,弟妹,欢迎你来视察。”

张建华说完,向仲达海使劲挤了挤眼,那意思是,行呀,兄弟,终于搞到女人了。

张建华一声弟妹,直把冯安妮闹了个大红脸。

冯安妮不愧是搞金融的,对房地产行业有独到的认识,跟着他们赚了一圈,提出了很多的建议。

“弟妹,还是你厉害,经你这么一指点迷津,我们对以后的路,更有信心了。”张建华由衷地说道。

“张哥,我仅是纸上谈兵,并不一定实用。”冯安妮自谦一句。

“不,很实用,这可不是纸上谈兵,这是指导具体实务,这建筑公司可是自己家的事。”张建华笑道。

张建华一声声的弟妹说个不停,最后冯安妮也就坦然受之了。

当冯安妮听说仲达海和张建华正在筹划房地产公司的时候,心里也非常振奋,这个事情她可以参与支持。

张建华后来才知道,仲达海带来的这个弟妹还有一层身份,那就是市领导的千金,这可是不可获得的宝贵资源。

春风乍起,春天终于来了。这个春天,拥有更多的温暖,带着浓郁的深情。

人生之路,一直向前,在不变的变化之中,慢慢走向灿烂和辉煌。

人生会有低谷,人生也有高峰,但人生更多的是平淡无奇。

对他们来说,这条人生之路就是在平凡中创造着平凡,在平凡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最终只要是有意义的,那就是无悔。

柳志宇听着仲达海的话,非常震惊。

“你怎么有这种想法了?”柳志宇看着一脸淡然的仲达海,不可思议地问道。

这段时间为了调查仇少刚的其他罪行,柳志宇一直忙的不可开交,跟仲达海和张心平几乎没有见过面。

可是,今天,仲达海打电话把三个人约在一起,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柳志宇本以为,仲达海跟冯安妮认识之后,可能要开花结果了,却没有想到仲达海却说,他想要辞职不干了。

“仲达海,你搞什么名堂?”张心平极其诧异。

这些天,张心平一直在进行特训,与柳志宇和仲达海见面聊天的机会很少,对仲达海最近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突然听到仲达海说“不干了”,这也太意外太草率了吧。

“为什么?”柳志宇也没有料到几天不见,仲达海竟然也想走白冰洁的老路。

仲达海一脸平静,淡淡地说道:“你们俩至于这么吃惊嘛。”

“这不是吃惊,这是震惊!”张心平看着仲达海若无其事的样子,实在想不明白他到底是哪根筋出了问题。

“哎!张心平,你心里只想着你的特训,一点也不关心我啊。”仲达海无奈地摇摇头。

柳志宇想了想这些天仲达海的变化,问道:“你是想专心搞你的实业,对吧?”

“对,我想踏入商海,那样才能施展我的才华。我想把建筑公司做大做强,不再看别人的脸色,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仲达海悠悠地说道。

柳志宇点点头,说道:“进入商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怎么干,你都想好了吗?”

仲达海淡淡一笑:“这些年一直在想,早就想好了,只是没有做出决定的决心。之前,白冰洁辞职的时候,我就想也不干了,但那时觉得基础还太薄弱。现在,我心已决,商海才是我喜欢地方,并却冯安妮是搞金融的,她也支持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冯安妮?”张心平诧异地看着仲达海。

“我明白了,你这是找到自己的最爱了。为了自己爱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彼此相扶相持,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柳志宇终于明白仲达海的处境了,他这是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之途,重新开始崭新的人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