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文哲知道,既然事已至此,之前的鉴定结论出现问题,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件。

李文哲相信,赵学轩支队长一定会有所动作,让他对此事视而不见或者避重就轻,他是绝对不会做的,他不是那种人,这是一种人格保证。

具体怎么处理?他明白,那是领导的事情。所以,他建议赵学轩直接向一把手局长大人汇报情况,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人心复杂,世事难料。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现在发现内部可能有了蛀虫,必须要将蛀虫剔除,才能确保队伍的纯洁。一支不纯洁的队伍,怎么谈得上战斗力。

当然,这些事情的处理,不是他能发言和决定的。

此刻,李文哲急匆匆赶到办案中心,这才是他的战场,正义的彰显,就在这儿。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在外面的侦查员都返回来了,要增强防止发生突发情况的处置力量。

而且,李文哲联系了林洛华,让特警支队安排十几名队员,在办案中心周围加强巡逻盘查。

李文哲这么做,就是防止有些人狗急跳墙,进而做出难以控制的过激行为。

李文哲走进审讯室时,柳志宇和侦查员正在对仇少刚进行审讯。

虽然仇少刚承认了之前的那起案子是他干的,但是对甘蜜的死亡拒不承认,一问三不知。

李文哲听了一会,站起来,拿着鉴定结论,走到仇少刚身旁,说道:“仇少刚,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看看这个。”

仇少刚跟李文哲打过不止一次交道,知道自己这次想要逃脱罪责是很难了,之前的案子就够他进去蹲几年的,如果那件事情他再供认了,那可是死罪,他不想死。

“我,我看不懂。”仇少刚探了探身,看了几眼李文哲手里的材料,心里巨震,脸色突变。

仇少刚极力压制着狂跳不已的心脏,他不是看不明白,而是嘴上狡辩。

“呵呵,你紧张了,害怕了。”李文哲淡淡一笑。

“没,没有。”仇少刚的身音颤抖,目光发散。

李文哲走了回来,在椅子上坐下,注视着仇少刚,直看得仇少刚浑身发麻。

“仇少刚,你没有想到吧。”李文哲问道。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仇少刚摇着头,胡搅蛮缠。

“你以为,找了一份其他样本代替,你就可以瞒天过海了,就可以逃脱罪责,逃避法律的惩罚吗?”李文哲厉声斥责。

“凡是涉及其中的人,都要受到调查,并且将依法严肃处理。仇少刚,你以为你有三头六臂,可以无法无天了,你这是大错特错。”

“你不要以为你们家有多了不起你,在法律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之前让你逍遥法外,不是不想办你,只是等待最佳时机。你竟然没有丝毫收敛,肆意妄为,戕害人命,现在到了让你伏法的时候了。”

李文哲一阵严辞训斥,把鉴定材料猛地摔在桌子上,说道:“现在事实证据确凿,你还想怎么狡辩,快点如实供述你的罪行。”

仇少刚被李文哲敲打了一阵,头脑晕乎乎的,他的思维有些断线,那个鉴定报告已经证明了一切,他跟死去的那个女孩脱不了干系,他该如何寻找理由为自己开脱呢。

一时之间,仇少刚大脑一片空白,一个主意都想不出来了,毕竟那是事实,他无法狡辩。

柳志宇一直听着,看着,那份鉴定材料写的分明,甘蜜就是被仇少刚欺凌的。

至于当时的情形到底如何,还需要仇少刚详细供述。

柳志宇已经看出来,仇少刚六神无主了,樯橹之末,蹦跶不起来了。

“仇少刚,你自己干的事,这才几天就忘了吗?我看你分明就是心虚,你就是害怕了,你也有害怕的时候?”柳志宇在一旁追问。

“我,我……”仇少刚极力想要狡辩,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不要狡辩,坦白供述,你是怎么**甘蜜的?”柳志宇继续紧追不放。

“我,我,我不过是和她睡了一次,这又怎么了,他自己去的,你情我愿,这也犯法?”仇少刚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睡?在哪儿睡的?”柳志宇问道。

仇少刚还以为柳志宇他们信了,脱口说道:“还能在哪,就在我家里。”

“你家?哪个家?”柳志宇再问。

“河畔花园。”仇少刚回应。

“详细地址?”李文哲忍不住问道。

仇少刚这个时候,不说也不行了,只好说了自己住的地址。

李文哲心里非常兴奋,既然仇少刚说出了他跟甘蜜接触的地方,那个地方就会留有痕迹物证。

李文哲让柳志宇他们接着讯问,转身就出去了,他要立即去检查那个地方。

“仇少刚,甘蜜是怎么死的?”柳志宇继续问道。

“她?我,我不知道,完事之后,她自己就回去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仇少刚刹那间反应过来,吓得浑身一哆嗦,刚才精神一放松,竟然把那个地方说了出来,这下坏菜了,要是被查到什么东西,一切都完了。

事不宜迟,李文哲喊来侦查员和技术员,迅速赶到仇少刚说的地方。

河畔花园位于云江河不远处,是一处环境优雅的别墅区。

仇少刚很会享受,这个别墅是他的私宅,主要用来娱乐享受的。

看着别墅了的摆设、装饰和随意放置的一些闲杂物品,处处透出污秽和萎靡的气息。

“每一处角落都不要放过,仔细面细致勘查。”李文哲吩咐道。

顿时,侦查员和技术员带上手套和鞋套,开始了现场勘查,不放过蛛丝马迹。

仇少刚的别墅面积挺大,地上两层,地下一层。

现场勘查载周密地进行,李文哲接到了几个电话,神色变得更加凝重,他获知看守所的两个民警已经被纪检部门带走审查了。

这个消息不意外,李文哲早就料到,但是没有想到真的会是那边出了问题,当然,问题应该不仅止于那两名民警。

那边的事情,赵学轩支队长亲自汇报的,看来引起局长的高度重视了,动作也非常的快,也许这种事情就需要快刀斩乱麻。

李文哲无暇顾及那边的事情,现在必须在这个别墅里有所发现,这才能彻底打掉仇少刚的侥幸心理,事情也才能大白于天下。

所有人都观察的非常仔细,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

很快,有一名技术员从卫生间里大声喊道:“李大队,有发现。”

李文哲快步走过去,问道:“发现什么了?”

“你看,有血痕,应该是残留的血迹。”技术员指着浴缸的一个偏角。

李文哲仔细看了看,点着头:“马上提取,赶紧化验。”

然后,大家的勘查更加仔细,继续又发现了几处血痕,还有几根毛发,甚至在下水道处发现了很碎小的肉屑。

“赵支队,发现了第一现场。”李文哲赶紧将别墅发现的情况向赵学轩汇报。

“好,我马上过来。”赵学轩说道。

也许仇少刚以为现场处理的很干净了,别人是不会发现什么东西的,但是在缜密的侦查员和技术员面前,任何一点痕迹物证都不会遗漏。

赵学轩赶到时,整个别墅已经用警戒带为了起来,现场被完封锁,还有警察在外面巡查。

这个发现,对甘蜜被害案件的侦破具有重大的作用,剩下的就是突破仇少刚,取得仇少刚的口供。

一切都按照期待的那样,顺利地进行着。再大再难的案子,只要找到突破口,后面的侦查工作就顺利多了。

柳志宇看着李文哲带来新的鉴定材料,心里更加坚定了,审开仇少刚就是几句话的事。

仇少刚自之前妄自说出别墅的事情后,心理压力就受不了了,他侥幸地幻想警察发现不了什么。

可是,当他再次看到李文哲理手里的鉴定材料,还有李文哲对他讲的,别墅里发现的一切,他整个人顿时像面条一样瘫软在审讯椅上。

他是真的害怕了,他感觉到了死亡,他不想死。

最后,仇少刚哀叹一声,呼喊着:“爸,救我……”

后面的话,仇少刚没有喊出来,因为他已经吓晕过去了。

在仇少刚的意念里,他老子仇金元就是天,无所不能,没有摆不平的事。

只是此刻,仇少刚心里不确定了,非常的不确定,他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代价了,人命关天,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法律无情。

等仇少刚清醒过来,柳志宇厉声讯问:“仇少刚,甘蜜死的那么惨,你不做噩梦吗?她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说吧,一点不漏地,如实供述。”

“我说,我说……”

仇少刚的双眼变得黯淡,深深地低下了头,他无力再抬起头来,一字一句地供述了他的恶行。

柳志宇将仇少刚押送到了看守所,审讯已经部结束,看守所是仇少刚暂时羁押的地方,他之后的结局是自然而然的。

但是,柳志宇却发现了一些异常,看守所里的异常。

看守所里的值班人员调换了,个个神色严肃,精神紧绷。

一开始柳志宇没有太在意,后来才想明白,看守所开始整顿了,而且这么迅速。

仇少刚作为重案嫌疑人,看守所给予了重点关照,这是局长亲自下的指示,也是赵学轩支队长亲自安排的。

局长还作出指示,甘蜜被害案由赵学轩支队长权处理,直接向他汇报。

仇少刚被羁押在看守所,甘蜜的案子终于破获了。其中涉及的其他几名嫌疑人,力抓捕。

柳志宇没有丝毫松懈,仇少刚认罪,但是还有很多线索需要进一步调查、

柳志宇下定决心,这一次一定要将仇少刚打入地狱,才能彻底消除一大害虫。

当然,仇少刚背后的势力,特别是仇金元的势力,还有涉及仇金元的保护伞,都是下一步打击的重点,这是赵学轩支队长再一次内部案件分析研判会上提出来的。

所以,下一步,他们的工作任务依然非常繁重,而且危险性更大。

正义与邪恶,黑暗与光明,是相互对立的矛盾体,他们要做的就是打击邪恶,驱散黑暗,弘扬正义,拥抱光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