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文哲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静静地抽着烟,已是烟雾缭绕,好似身处在一个如梦似幻的环境里。

仇少刚已经被带到指定的地方,接下来就是审讯了,他相信柳志宇他们一定能够啃下这块硬骨头,而他要做的就是顶住压力。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文哲就那样坐在办公室里,他期待着柳志宇他们的好消息,也静静地迎接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这时,李文哲的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赵学轩支队长打来的。

“李大队,仇少刚是不是被你们抓了?”

抓捕仇少刚这件事,李文哲没有告诉赵学轩,他想自己顶下这件事情,不成功便成仁。如果顺利,那皆大欢喜;如果不顺利,部责任由他承担。

“是。”李文哲应道。

“为什么不提前向我汇报?”赵学轩责问道,明显心中有气。

“事情紧急,还没有来得及。”李文哲解释一句。

“你!真的来不及吗?”赵学轩不信,半响,转而感叹道,“哎!你这样做,让我没有心理准备,我完可以在前面顶着,你不必有这么大的压力。”

李文哲心中感动,沉声说道:“赵支队,我明白,但你是我们最后的保障,我能够顶得住,您就当不知道这件事。”

“柳志宇他们去哪儿了?”赵学轩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现在联系不上。”李文哲开始避而不答。

“你这是什么话?……,你呀,好吧,我不问了,有结果第一时间告诉我。”赵学轩无奈地挂了电话。

李文哲知道,仇少刚的事情已经被人知道了,现在都问询到赵学轩头上来了。他只能装作一问三不知,他不想让赵学轩支队长作难。

赵学轩支队长是一个好领导,也是他的师傅,更是一个正派的人,他不想因为这件事最后没有做好,而让赵学轩受到不好的影响。

李文哲现在需要时间,为柳志宇他们争取时间,早一点击垮仇少刚,也就减少一分压力。

很快,刘长斌副局长也打来电话,李文哲直接说是他安排的,但现在情况不明,无法答复。

刘长斌再三追问,李文哲就是不说,只说所有责任由他承担。

刘长斌说市里的领导一直在追问,要是不尽快弄清楚情况,给个有理有据的说法,就追究李文哲的责任,最后一气之下摔了电话。

李文哲疲惫地放下电话,两位顶头上司开始追问这件事情,而且连市里的领导都过问了,他知道那条黑线开始有动作了,这也是他想要的结果。

柳志宇他们去云江大酒店去抓捕仇少刚,肯定会被发现,只是没有想到情况会这么快变化。

李文哲知道,仇金元一定会知道仇少刚被人带走,也一定会派出人去寻找,也一定会通过各种关系打听。

仇金元仅仅是一个线头,线头后面是一条黑线。

如果那条黑线不动,他就看不出来黑线到底埋在哪里,只有将黑线挑起来,才能清楚地看到黑线到底扯着哪些人。

李文哲获得内线消息,那黑暗的力量,正顺着柳志宇他们的行踪路线,顺线追踪而来,慢慢地向着柳志宇他们所在的地点搜索。

线与线不同,线与线相争,正义与邪恶开始战斗。

此刻,李文哲发现,柳志宇他们所在的地点,也不是那么的安无忧,他需要即使做出调整。

两个小时后,李文哲接到柳志宇的电话,仇少刚已经供认了那起案子,他的心里顿时一松。

柳志宇又说,仇少刚死活不承认甘蜜的事情,但是,她也发现仇少刚的神色慌张,非常反常。

最后,柳志宇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怀疑,建议再次提取仇少刚的血液进行化验。

李文哲心里也是这么想,同意了柳志宇的意见。

很快,仇少刚的血液被送了过来。

李文哲亲自拿着去了化验室,这一次,他要亲自看着鉴定。

检验出结果还需要时间,但是柳志宇他们的位置已经不再保险。

李文哲思虑再三,决定让柳志宇带着仇少刚迅速赶回办案中心,但要注意隐蔽,务必安返回。

既然仇少刚已经撂了,凭那起案件,就可以治他得罪,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胡来。

李文哲安排完毕,转身回到化验室,他希望自己心中的怀疑能够证实。

而柳志宇接到李文哲的电话后,明显感觉到他言语中的紧迫感。

柳志宇毫不犹豫,跟几个侦查员一沟通,立马押着仇少刚,迅速离开了那个地点。

“李大队吩咐,要我们路上注意安,仇金元已经纠集了一些人朝我们这儿赶来。我分析,我们的行踪肯定被内部人员泄露了。所以,我们必须要保持万分警惕。”柳志宇对几个侦查员说道。

“哈哈,我爸一定会来救我的,你们这几个杂碎,我决不会让你们好过。”仇少刚听见柳志宇的话,顿时又嚣张起来。

柳志宇一看仇少刚还敢嚣张,一拳击中他的小腹。

顿时,仇少刚惨叫一身,蜷缩成了一只小虾米。

车子向着办案中心疾驰,驾驶员集中精力开车, 也还是发现了异常。

“柳志宇,后面有车子紧追我们。”驾驶员赶紧说道,心里有些紧张。

柳志宇心神一顿,回头看了看后面,后面有几辆车极速追来,应该是仇金元的人。

柳志宇没有想到他们会追来的这么快,如果没有内部人员提供信息,仇金元的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此时,柳志宇想明白了李文哲为什么那么谨慎,也终于知道之前的那起案子为什么有始无果了。

不是他们查不清,也不是破不了案,而是有一股势力在其中作梗。

一直以来,柳志宇都生活在单纯之中,工作在简单的状态之下,直到这一刻,他才深刻地体会到现实的残酷,很多事情并不像眼中看见的景象那么简单。

“转弯,摆脱他们。”柳志宇来不及深思细想,果断地说道。

他们是警察,本来不应该怕威胁,但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他们只能避开当前的麻烦,尽快安返回办案中心。

对于柳志宇他们遇到的意外情况,李文哲看不见,但是他心里有不详的预感,他只盼着他们尽快安回来。

化验室的设备不停地运转着,结果很快就能出来。李文哲凝目注释着电脑屏幕,每一秒都是煎熬。

他不知道,领导是不是正在赶过来,他只希望在领导出现之前,鉴定结果已经完成。

他们都在跟时间赛跑,正义与邪恶在一个时空下相争。

“李大队,化验结束了。”化验员高兴地对李文哲说道。

李文哲眉头一展,吩咐道:“立即进行比对。”

“明白。”化验员答应一声,立即开始操作。

几分钟后,化验员兴奋地站起来。

“李大队,比中了,关联了三起案件。”

“哦,我看看。”

李文哲靠近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脑屏幕,比对结果清晰地呈现出来,三起案子的物证鉴定结果,都跟仇少刚的一致,这说明了一切。

李文哲深吸一口气,说道:“把结果打印出来,数据保存好。”

李文哲疾步向赵学轩的办公室走去,他心里迫不及待了。

“赵支队,我有重要情况汇报。”李文哲快步走进来。

赵学轩一脸急色,坐立不安,一看见李文哲,当即抬手招呼:“李大队,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去找你。”

这一阵儿,他的电话几乎要被打爆了,心里实在厌烦不已。

李文哲直接将手里的鉴定报告放在了赵学轩的面前,说道:“赵支队,您先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赵学轩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材料,疑惑地问道。

“甘蜜的案子提取的物证,已确认是仇少刚遗留的。”李文哲说道。

“仇少刚?之前不是排除了吗?”赵学轩很是吃惊,低头仔细看着鉴定材料。

李文哲在赵学轩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说道:“我可以肯定,仇少刚之前的鉴定有猫腻。”

赵学轩看完鉴定材料,抬起头来,紧皱眉头,说道:“怎么会这样?”

“我分析,最大的可能就是,之前提取的仇少刚的物证,被人掉包了。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原因。”李文哲沉思着说道,心里对某些人产生了极大的失望。

赵学轩也沉思着,过了半响,说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处理,你们务必严厉审讯仇少刚,把证据做扎实了。”

“您放心吧,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他。”李文哲应道。

这时,李文哲的手机响了。

“柳志宇,你们的情况怎么样?”李文哲问道。

电话是柳志宇打来的,李文哲听着柳志宇的汇报,脸上刚露出一点笑容,转而又变得阴沉无比,呼吸也变得局促起来。

“无法无天!”李文哲最后恨声道。

“出了什么状况?”赵学轩急切地问道。

李文哲放下手机,汇报道:“柳志宇他们押着仇少刚,已经回到了办案中心。但是,他们在路上被几辆车跟踪了,还想要堵住他们,现在那几辆车就停在办案中心门口不远的地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难道还想抢人吗?”

“还有这种事?吃了豹子胆了!谁敢动一动,都给我抓起来!”赵学轩猛地一拍桌子,心里气愤不已,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赵支队,我这就过去,我来处理就行了。”李文哲说道。

“嗯,好,我现在就去找刘长斌副局长汇报。”赵学轩说着,站起身,就要出去。

李文哲连忙站起来,低声说道:“赵支队,我觉得,这件事直接向局长大人报告更好,以免节外生枝呀。”

赵学轩身体一顿,深深地看了李文哲一眼。

李文哲静静地与赵学轩对视着,眼神没有丝毫躲闪。

时间好似凝滞了,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

最终,赵学轩点了点头,迈步向外面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