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柳志宇绝对没有想到,甘蜜的事情,竟然会与仇少刚有关系。

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她的死亡跟仇少刚有直接关系,但是她在包房里肯定与仇少刚一伙发生了争执。

李文哲听着消息,脸上波澜不惊,再次吩咐,顺线调查跟仇少刚在一起的人,还有那天晚上的视频为什么不存在了,深挖细查,找出幕后黑手。

调查面铺开,仇少刚再次作为重要嫌疑人。

柳志宇找到法医,到数据库中查询仇少刚的数据。

但是,让人失望的是,仇少刚的信息,与甘蜜体内提取的痕迹物证的信息,并不一致。

那么就说明,作恶的那个嫌疑人,不是仇少刚,而是另有其人。

柳志宇赶紧将这个情况报告给李文哲,这是一个让人十分失望的消息。

李文哲听着,半响没有回应。

“李大队,下一步,我们怎么办?”柳志宇问道。

“继续查。”李文哲说道。

“继续查,还查他吗?”

“查,都要查。”

柳志宇没有明白李文哲的话,心里免不了嘀咕,查,继续查,都要查,这个怎么查啊。

他心里非常气馁,刚刚看到破案的希望,顿时又陷入了一团迷雾,找不到调查的方向了。

仇少刚暂时排除了嫌疑,但是依然还要查,对于李文哲内心里是怎么想的,柳志宇没有猜透,但是,调查工作还要继续。

因为视频资料被毁了,没有证据证明那天晚上仇少刚在帝豪里面的活动情况。

此时,也不能直接找仇少刚,以免打草惊蛇。

对仇少刚,暂时不能动他,但是其他调查工作不断取得进展。

侦查员找到了负责帝豪娱乐会所监控室的人,经过严厉审讯,他供出那天晚上的视频是他销毁的,但他是被迫的。

他说,那天晚上将近凌晨时分,有一个青年男子冲进监控室,强行要他把晚上的所有视频都毁掉,对方还说是仇少的人,得罪仇少没有好下场,要想不得罪仇少,就老老实实的照办,。

在对方凶神恶煞的威迫下,他吓得赶紧将视频删除了。

他不认识那个青年男子,但是监控室里安装了监控,那个视频没有删除。

侦查员调取到视频,查看到那个青年男子,经过一番调查,很快就隐蔽地将其抓捕。

柳志宇参与了对这名男子的审讯,不意外的是,他就是仇少刚的手下。

但是,这名男子并没有跟仇少刚一起到帝豪玩耍,而是接到仇少刚的电话,按照仇少刚的安排,才去销毁视频的。

至于仇少刚为什么要他销毁视频,他没敢问,但一猜就知道,仇少在帝豪肯定做了什么坏事。

问题再次返回来,这件事还是跟仇少刚有关。

为什么要销毁当天晚上的视频,难道就是因为在包房里跟甘蜜发生了不愉快吗?还是有其他的事情?

结果可以想到,但是,证据呢?

柳志宇不停地思索,但依然找不到头绪。

嫌疑人不是仇少刚,仇少刚却又安排人去销毁视频,这里面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猫腻?

对甘蜜最后行踪的调查,始终没有更大的进展。

调取的视频越来越多,却没有丝毫发现。因为当天晚上时间太晚,并没有找到目击者。

甘蜜从帝豪娱乐会所出来,走了一段路,进入到一段监控盲区,然后人就不见了。

甘蜜会去哪儿呢?

“车,查车。”李文哲听着案情的分析,紧皱着眉头说道。

“当晚的出租车我们都调查了,出租车司机说,那天晚上在那个路段,没有搭载过一个女孩。”侦查员汇报道。

“难道她会飞,还是会土遁?”李文哲责问道。

“那不可能。”侦查员也想不通,低语一句。

“除了出租车,私家车也要查,所有出现过的车都要查。”李文哲一拍桌子。

他觉得调查工作还是不仔细不面,还要再深入细致地调查。

“哦,是。”侦查员错愕了一下,猛然间意识到自己工作有疏漏。

“也许是抢劫呢,本想图财,后又见色起意,直至……”有侦查员低声分析。

“先不要定性,要面调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李文哲一锤定音。

柳志宇听的明白,对李文哲说道:“李大队,我们一起看看甘蜜的视频吧。”

柳志宇的意思很清楚,大家一起看看,也许会有新的发现。

李文哲点头同意,然后侦查员打开视频,大家一起仔细查看起来。

经过一番查看,最后确定那段时间有两辆私家车出现过那个地方。于是,李文哲再次安排,要求尽快查明那两辆车的情况。

说是只有两辆车,但是还需要不断扩线寻找视频,这项工作量也不小。

侦查员领命出去了,有了新的发现,就要第一时间查实。

案子拖得越久,办案人员心里越急,但丝毫不能放松。

柳志宇的精神一直紧绷着,苏晓婧打过几个电话,知道他忙,便作罢了。

一遇到案子,有家不能回,这是常态。作为刑警,顾不上家,柳志宇也没有办法,身在其位,定负其责。

然而,寻找那两辆私家车的工作,并没有获得重大线索。其中一辆私家车主是下夜班回家,排除作案的可能。而另一辆私家车是套牌车,嫌疑非常大,却最后在城外消失了,无法再进一步查找,也未能找到甘蜜在这辆车上的证据。

甘蜜到底是怎么消失的,竟然成了谜。案件侦查再次陷入僵局,到底该如何继续调查呢?

柳志宇坐在李文哲对面,本来不抽烟的他,这几天却抽了不少。

抽烟可以凝神静思,提振思维。李文哲更是大烟枪,一支接着一支。

“李大队,照这样查下去,不是办法,线索都断了。”柳志宇吐出一口烟雾,闷闷地说道。

李文哲抬手捏了捏眉心,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既然无法继续调查甘蜜的行踪,我们就返回来重新梳理。”

柳志宇静静地看着李文哲,听听李大队的分析。

“从已经调查出的情况看,甘蜜有可能出问题的事情,就是在帝豪的包房里跟人发生的争执,这是一个矛盾冲突点。而且,她被打了,还表示晚上要出去陪客,你说,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李文哲沉思着说道。

“甘蜜是个大学生,学历高,人长得漂亮,在娱乐会所里很受欢迎,肯定有人晚上约了她。”柳志宇说道。

“经过调查,她的电话并没有联系记录。那你说,她是什么时候被约的?”李文哲看着柳志宇,问道。

柳志宇想了想说道:“没有人跟她电话联系,那么就应该是有人当面跟她约的。”

李文哲点点头,认可柳志宇的话。他接着说道:“当面跟她约的人会是谁呢?普通的人,还是另有其人?”

柳志宇顺着李文哲的思路,思考了半响,说道:“我想起来了,据那个小姐反映,说甘蜜当时的情绪并不是很好,人被打了,晚上还要出去陪客,好似是不太甘愿的样子。”

“嗯,对。”李文哲当即一拍桌子,“那么晚了,甘蜜一个人从帝豪出来,隐隐秘秘的,很小心的样子,是不是有想躲却又不敢躲的意思?会不会是因为心里害怕呢?”

“她?想躲?心里害怕?”柳志宇心里疑惑。

“这么分析的话,甘蜜在包房里发生的事情就非常关键了,对不对?”李文哲说道。

柳志宇瞬间心里明晰,眼前一亮,说道:“这件事,还是跟仇少刚脱不了干系!”

李文哲深深地点点头,他心里有了打算,对柳志宇说道:“你带人,重点关注仇少刚,调查他这几天的日常表现和活动轨迹,争取发现一些可疑线索,只要找到他任何的违法犯罪证据,立即抓住他,该好好敲打敲打了。”

“好,你放心吧,一定手到擒来。”柳志宇兴奋地说道。

之前的调查,因为数据分析,排除了仇少刚的嫌疑,也没有继续重点关注他,回头细想起来,这件事,仇少刚仍然是重点嫌疑对象。

柳志宇甚至猜测,最后实施作恶得人即使不是仇少刚,也很可能是受他指使。

这么想来,柳志宇感觉到,跟仇少刚做了断的时刻,很快就要到来了。

看样子,李大队心里也有打算,不管怎么说,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打黑,除恶,除恶,务尽。

整个案件,西郊垃圾场,只是抛尸现场,那么,案发现场又在哪里?

即使没有线索继续调查甘蜜最后的行踪,但是这条线依然不能放弃,还需要继续扩大搜索面,每一个角落都不能遗漏。

柳志宇关注的对象是仇少刚,想要掌握他的部行踪,还需要一个重要的人来协助。

晚上,柳志宇通过张建华相约,暗中跟牛大鹏见了面。

“牛大鹏,听说,你现在干的不错。”柳志宇说道。

他看着幽深的黑夜,这黑夜不会太长了,黎明很快就会到来。

牛大鹏一直忙到深夜,终于脱开身。他知道柳志宇一直在等他,发现身后没人跟踪,这才匆匆地赶来。

“瞎闯呗,幸好有你们教训,要不我早就走上邪路了。”牛大鹏谦虚一句。

“嗯,我找你来,是要掌握仇少刚的情况和行踪。”柳志宇不再说废话,直截了当。

“我明白。”牛大鹏很机敏,一下就领会了柳志宇的意图。

“他到帝豪去玩乐的事情,你知道吗?”柳志宇问道。

“帝豪?我没跟他一起去。前几天我回老家呆了两天,孩子发高烧。”牛大鹏想了想说道。

“那他最近几天有没有什么异常?”柳志宇继续问道。

“异常?”牛大鹏嘀咕着,仔细想着。

半响,牛大鹏摇摇头,应道:“没感觉有什么异常,跟原来一样。这两天,我没有看见他,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柳志宇听牛大鹏这么说,知道牛大鹏并不知道仇少刚干的事,恰恰是那两天,牛大鹏竟然回老家了,真是太巧了。

柳志宇将仇少刚在帝豪娱乐会所可能与甘蜜发生争执的事情说了一遍,现在甘蜜已经死了,到底是怎么死的,必须要查清楚。

“柳队,你说的那个女孩,我好似听有个伙计提起过,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她。”牛大鹏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怎么说的?”柳志宇心神一振,问道。

“那个伙计喝酒喝多了,说还是女大学生好,还说可惜了。”牛大鹏说道。

“就这些?”

“他就说了这一句。当时,有人跟着开了他一句玩笑,他顿时就不说了。”

“他是谁?”

“他叫韦小川,是仇少刚的小弟。”

“好,你这几天多注意仇少刚的情况,还有这个韦小川,也一并关注了,有情况及时告诉我。”

柳志宇有交代牛大鹏一番,便让他回去了。

韦小川,柳志宇记下了这个名字,这是新的线索,也许这个韦小川知道内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