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仲达海知道张心平忙于训练,平时连家都不能回,看样子张心平晚上是出不来了,想邀他一起喝酒的事情,也只好作罢。

现在,他们各忙各的,就是想要一起聚聚,也都变成了一件难事。

不再像原来,他们呆在特勤机动队的时候,整天黏在一起,想怎么欢乐就怎么欢乐。

时光一去不复返,仲达海是真切地体会到了。

成家立业,这也是一男人的追求。

现在,看着张心平和柳志宇的儿子,都满大街的跑了,仲达海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种紧迫感,是该找个女人成家了。

一家普通的餐馆,偏角的地方,坐着两个青年,面对而酌。

喝酒、聊天,图的是个清净。他们不喜欢人太多太杂的地方,也不必去那些表面豪华奢侈的地方。

吃的舒服,喝得尽兴,聊得开心就好,喝的是酒,体味的是心情。

“要你写检查,没病吧!”柳志宇忍不住说道。

“我也不想写,也不会写,能拖一天是一天,这又不是什么重大任务。说不定哪天,老子不干了呢。”仲达海喝着酒,忿忿地说道。

“怎么?就因为这点事,不想干了?”柳志宇陪着仲达海喝酒,问道。

“不是因为这个,我的想法,老早就有了,自从白冰洁辞职的那一天就有了,只是我一直没有想好。”仲达海沉声说道。

“你的心情,我理解,当时我们都很气愤,却帮不上她什么忙,那种感觉让人非常憋屈,幸好白冰洁现在过得很好,我们也就放心了。”

“是啊,我的心放心下了,也就不再担心了。现在,我需要关心的是,我以后的路如何走。”

“如何走?从心而行呗。”

“对,就是从心而行,我的心不在这,你知道的,我想顺从我的心志,追求我想要的生活。”

柳志宇听着仲达海静静地诉说,他体会到他的心境,渐渐地更加明白,仲达海从河水里救出冯安妮,经历了一次生死之后,他的思想在慢慢地变化,也不能说是变化,只能说是强化,强化他心中的意愿。

一个人该寻求什么样的生活?很多人都被现实禁锢了,而仲达海不是这样的人,他不甘心屈从于那个禁锢之中,他想要在自己的天地里去实现他的人生追求。

应该支持他吗?这需要他舍弃,也许舍弃才会有获得。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在彼此互相支持好吧。

“来,喝酒,想喝酒喝,想干就干,没什么大不了的。”柳志宇没有多言,更无需多权,一切从心就好。

困难总要面对,战胜它就行。路再难走,迈过去了,就是坦途。

“这世界,咱们就是最大,干了它!”仲达海心领神会,一口喝干。

柳志宇转而询问道:“你跟那个女孩,冯安妮,交流的怎么样?能成,就定下来。”

仲达海忍住笑,说道:“你比我还心急。”

“这是缘分,我看的清楚,你的缘分来了。”

“缘分,嗯,我也这么觉得,随缘吧。”

“随缘是要随缘,但你要主动出击。男人嘛,就要勇往直前,勇敢追求,千万别犹豫,更不能瞎等,等是等不来姻缘的。”

“你又来劝我,好,这次我听你的,勇敢去追,绝不放手。”

仲达海哈哈一笑,心情通畅,举杯热酌,豪情满怀。

抛开琐事,畅谈感情,酒意渐浓,心里舒坦。

“冯安妮,她干什么工作?”柳志宇问道。

“搞金融的,听她说来云江时间不长。”仲达海应道。

“嗯,她是省城人氏,来运江发展,平台有点低了。”

“这点,我倒是没有看出来,我感觉她挺满意的,小地方一样能挣大钱。其实,云江也挺好的,最关键的是有我们在嘛。”

柳志宇看着仲达海自信慢慢的样子,笑道:“你说的对,她就是为了你,才来云江的,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为君舍命寻知音。”

“你这么说,我更有信心了。来,干了这杯酒,想啥啥都有。她就是嫦娥,我也要飞越九天,追求到她。”

仲达海志气满满,所有的郁闷都被酒精消融了,心里只剩下了,冯安妮那灿烂迷人的笑容。

美人鱼也会变成嫦娥?

柳志宇对仲达海的思维变幻之快,有点不适应。

一个住水里,一个住天上,但不管怎么说,仲达海追求的都是美人,这就足够了。

终于,柳志宇再次接到了那晚在酒吧见到的女孩的电话。

女孩提供了一条信息,她打听到,确实有叫“小蜜蜂”的女孩,曾经在娱乐场所出现过,但具体的情况她没有打听到。

她还打听到,叫“小蜜蜂”的女孩可能是大学生,根据年龄判断,很可能是在校的大学生。

大学生?这个消息,让柳志宇有些震惊,当然也能理解。

因为现实中,大学生在娱乐场所兼职的不是没有。

柳志宇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李文哲,也许这是一个破案的突破口。

李文哲一听,当即带着柳志宇就去了云江大学,先从云江大学查起,这是最快的方式了。

李文哲和柳志宇在大学方面的协助下,逐一落实每个学生的在校情况,最后确定了一个名叫甘蜜的女生,正在读大三,人不在学校,说是请假回家了。

李文哲和柳志宇直接找到甘蜜的辅导员,找来甘蜜的照片。从照片上看,甘蜜跟受害者很像。

他们又详细问了有关情况,哪位辅导员跟甘蜜的家人联系,竟然发现甘蜜根本就没有回家。

甘蜜!这个学生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期间,李文哲喊来女侦查员,然后将与甘蜜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和室友喊过来,逐一进行询问了解。

当问到甘蜜是不是身上纹着一个小蜜蜂的纹身的时候,甘蜜的几个室友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最后,她们没有否认,甘蜜身上的隐私的部位,确实纹着一只小蜜蜂。

她们说,这是甘蜜的喜好,甘蜜自称是一只小蜜蜂,一只快乐的小蜜蜂。

柳志宇听着,心里发堵,快乐的小蜜蜂?

可是,她再也不会有快乐了,她还是一个学生,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情况调查完毕,李文哲坐在椅子上,深吸着烟,凝神思索。

“李大队,是不是通知甘蜜的家人?”柳志宇问道。

李文哲收回心神,点点头,说道:“这件事,我安排。你你去调查甘蜜受害前的行踪,尽快找出凶手。”

“好,我明白。”柳志宇应道。

柳志宇回到队里,仔细分析着已经收集到的信息。

这个甘蜜,有出入娱乐场所的习惯,但也不是固定在哪一家。她一周前就从学校离开,这段时间她去了哪里?这是需要面调查的。

也许,从这方面就能调查到甘蜜最后跟谁有过接触。那么,这个人的嫌疑最大。

李文哲也没闲着,他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和手段,方面搜集甘蜜的信息。

终于,确定了甘蜜最后的活动轨迹。然后,就是深入调查,甘蜜受害前到底在干什么。

“李大队,从甘蜜最后的活动轨迹看,她在帝豪娱乐会所出现,晚上十一时左右从会所出来,然后就失去了行踪。那个地方的监控都调查了,但始终未找到她的身影。她应该是当晚就被害了,难道是路上遇到坏人了?”柳志宇说道。

“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现在我们先不下结论。”李文哲沉思着说道。

“是啊,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什么可能性都有。”

“柳志宇,我们的调查重点,一个是帝豪,详细调查甘蜜在帝豪的活动情况,她都干了什么,跟谁接触过。再一个,继续调查帝豪附近的视频监控,进一步查询分析。”

“好,我马上去调查。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

柳志宇听着李文哲的吩咐,心里更加清晰,看来调查工作做得还不够仔细,需要更加深入才行。

柳志宇转身要出去,突然停下,说道:“李大队,是不是对帝豪进行突击清查?”

李文哲听柳志宇这么说,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嗯,这样也好,把所有帝豪会所的人都审查一遍,也许能够获得一些线索。”

说干就干,李文哲将情况向赵学轩简要汇报之后,立即组织侦查员集合,并请特警支队一同协助配合。

而且,这次是不打招呼,直接雷霆出击。

直到帝豪被查封,很多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击清查,要的就是出其不意。结果帝豪确实有问题,很多人被抓了现行。

经过一夜的审讯,柳志宇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李文哲的办公室。

“李大队,有新情况。”

柳志宇虽然疲惫,但心里兴奋。

“说。”李文哲看着柳志宇黑黑的眼圈,顾不得抚慰一番。

“有一个小姐反映,那天晚上,甘蜜在帝豪做服务,曾在一个包房里被人纠缠,发生了一点小事故。当时,那个小姐没有进包房,不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看见甘蜜的脸上有一个红印子,应该是被人打了。她还听甘蜜嘀咕,好像是晚上还要出去陪客。”柳志宇把情况简要一说。

“调查那个包房的人。”李文哲直接吩咐。

柳志宇答应一声,身体再累,也容不得休息,先调查清楚再说。

柳志宇知道,他之前已经调查,那天晚上的帝豪娱乐会所内部的视频资料不见了,由此可以推测,嫌疑人已经先行动手销毁了当晚的视频。

侦查员重点对那个包房的情况,再一次进行审讯。

最后,从一个男服务生的口中得知,仇少曾经在那个包房里面玩耍过。而男服务生所说的仇少,就是臭名卓著的仇少刚。

仇少刚?竟然跟他有关!柳志宇听着这个消息,心里又惊又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