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时间流逝的飞快,本来夜色已深,等从酒吧里出来,更是凌晨时分。

本来,柳志宇想要送那个女孩回去,毕竟时间太晚,但女孩说她习惯了,不需要人送,直接在路边打车离开了。

从始至终,柳志宇没有问对方一句,因为对方的情况,不需要他去了解,他只需要获知关于“小蜜蜂”的消息。

暂且称那个受害的女孩叫“小蜜蜂”吧,也许真的如这个女孩所说的,艺名和纹身一致,柳志宇如此想着。

站在街边,柳志宇感受到阵阵清风吹拂着脸颊,深夜凌晨的微风有些湿湿的、凉凉的。

酒吧门口,依然有醉醺醺的女孩正要离开,这个时间点正是她们繁忙之后,停下来返回休息的时刻。

夜猫子,也许说的就是这样的女孩吧,白天睡觉,晚上工作。

柳志宇没有心情关心这些,打了一辆车,打算回家,已经有几天没回家看看了。

出租车在街道上行驶,几乎看不到行人,只有昏黄的路灯光,驱散着漆黑的夜色。

柳志宇看着街道两边,深夜的城市里,最耀眼的地方,还是那些娱乐场所,灯光炫耀,彻夜不息。

突然,一辆豪华汽车从一个繁华的娱乐场所驶出来,冲过出租车,疾驰而去。

柳志宇分明看到了那辆车里,有一个熟悉的人。

那个人,就是牛大鹏,现在金元物流干的风生水起。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他了,没想到这么晚了他还在玩乐,就是不知道车里还坐着谁,但仇少刚的可能性比较大。

柳志宇和仲达海之前商量过,想要通过牛大鹏,来深入了解仇少刚的情况。

牛大鹏听了仲达海的话后,毫不犹豫,拍着胸膛保证,一定尽心尽力。

所以,牛大鹏就成了他们的线人,针对仇少刚和金元物流的调查,一直在慢慢地进行,只是还没有太多重要的情况而已。

偶然看到牛大鹏,柳志宇心里一顿,应该考虑让牛大鹏发挥更大作用了,不管他能够获得多少有价值的线索,不能让仇少刚之流,再继续为非作恶、逍遥法外。

这两天,仲达海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有喜悦,更有苦恼。

喜悦的是,他认识了冯安妮,一个美丽知性的女孩,还是自己救上岸的美人鱼,他心中满怀期待,心里兴奋着呢。

而且,他跳河救人的英雄事迹,在单位里渐渐有些流传,毕竟能够跳进云江河救人,这种行为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听着别人的溢美之词,他本已兴奋的心情,更加乐开了怀。

但是,接踵而至的消息,还是顿挫了他的兴致。

领导找到他,责问他,单位的车子发生了刮擦事故,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报告,而且那起车辆坠河事故,与他追击无牌车有直接的关系。

这件事情非常的危险,差一点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领导交代,虽然说他跳下河救了人,但是功是功、过是过,功过要分明,一定要提高警惕。

最后,领导让仲达海写一份检查,要从思想上重视,遇到事情不能蛮干。

仲达海悻悻地从领导办公室出来,领导的意思他懂,这是关心他吗?写检查,些什么?

仲达海无聊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起包便出去了,办公室一下也不想呆,心里有一口气憋着难受,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干什么。

没有心情,啥也不想干,这是仲达海此时的心情。

他漫无目的的游荡着,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云江河边,而且是他将冯安妮救上河岸的地方。

看着静静的云江河水,岸边是闲庭散步的人们。

想起在河水中救起冯安妮的情景,他冒死一拼,差一点连自己的命也搭上了。

他也不想出现这种情况,可这绝对不是他追击无牌车时能够预想到的。

意外之事,总是在意料之外发生。人没有神机妙算,更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那个时刻的仲达海,怎么可能会想到出现这种危险情形。

写检查,写个屁!

抛开这个不谈,直到现在,那辆无牌车也没有找到。

是真的找不到吗?难度肯定不小,但绝非没有希望。至于为什么?仲达海心里明清,有些事情,就看你是不是认真。

仲达海没有心思亲自去调查那辆无牌车,这不是他的职责,他自己的案子都查不完呢。

冯安妮,这个女孩给仲达海的印象非常好,他有些心动了。

一个省城的女孩子,一口纯正的普通话,悦耳动听,特别是听她说,她留过学,算是海归,从事金融行业,更深入的情况还没有谈及,但仲达海对她很感兴趣。

自从白冰洁离开云江,去了京城之后,仲达海的心里就没有再出现过任何一个女人。

他知道,他跟白冰洁没有可能了,但其他女人,他还看不上眼。

现在,突然遇见的这个女孩,他从河水里救上来的美人,一直在他梦中出现的美人鱼,已经触动了他心底的那根情弦。

“柳志宇,晚上有空吗?”仲达海百无聊赖之间,只好向好友倾诉,慰藉心灵。

“仲达海,咋了?听你的语气,心里不痛快?”

柳志宇跟仲达海心灵相通,一张嘴,就知道对方的心情好坏。

“想喝酒了。”

“好呀,我也缺酒了。”

“晚上见,不醉不归。”

仲达海对着云江河,长舒一口气,人难道还会被一泡尿,憋死吗?

想起白冰洁,她曾经遭受那么大的苦难,他要为她讨回公道,虽然不在这一时,但这是他对自己的誓言。

白冰洁毅然决然地离职了,离开了云江。难道他就没有这份勇气吗?

仲达海的心思很乱,一会儿想起白冰洁,一会儿又想起冯安妮,两个女人反复出现在他的心里。

他喜欢上的女人,就会为她付出自己部的身心,只为她过得好。

也不知道白冰洁现在怎么样了,仲达海遥望北方,空中飘着片片白云,白云之下就是京城,很多人梦想追求的地方。

幸好有叶卓然和珍妮,白冰洁在京城并不孤单,他倒是不用担心什么,唯有期盼美女们越来越好吧。

仲达海漫步在云江河边,突然想到张心平一直在训练,杨巧珍照顾着童装店,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好长时间没有去过了,反正无事,过去看看。

仲达海一走进童装店,就看见杨巧珍在招呼顾客,梁雨在吧台前敲打着键盘,电脑里不停地响着提示音。

“仲哥,你来了。”杨巧珍看见仲达海,笑着招呼一声,继续给顾客介绍服装。

仲达海回应一声,没有打搅杨巧珍,迈步走到吧台处,想要看看梁雨这个小丫头在鼓捣什么。

梁雨正专心致志、完忘我地盯着电脑,小手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倒是没有发觉仲达海靠近。

仲达海看了半天,终于看明白了,梁雨正在QQ上介绍服装呢,看来有顾客想要通过网店买东西。

“行啊,办事挺利索的。”仲达海见梁雨终于停下来,夸赞一句。

“啊,仲哥,吓了我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梁雨惊诧,一看是仲达海,顿时惊喜道。

“我刚过来。这网上卖东西,怎么样啊?”仲达海探究地问道。

梁雨眉毛一仰,得意地说道:“不是怎么样,而是非常怎么样。”

“啥意思?”仲达海一脸疑惑。

梁雨灿然一笑,说道:“仲哥,我这么说吧,根据整体销售情况,实体店里只能占三成多,而网店的销售占到了六七成。”

“这么多?”仲达海不敢相信。

“是啊,就是这样。”梁雨肯定地点点头。

“难以置信啊,那些实体店还不都倒闭了!这样的话,那以后只开网店算了。”仲达海仔细看了看电脑,网店设计的倒是挺精致的。

“也不能这么说,实体店还是需要的,只是效益比以前差多了。现在很多人都是通过网上购物,这也是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便捷便利,而且物品更丰富。”梁雨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你懂得倒是不少,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梁雨,你的进步很大嘛。”仲达海笑道。

“那是,我每天都在坚持学习,学习网络知识,学习网店经营之道,学习很多知识呢,学习使人进嘛。”梁雨高兴地咯咯笑起来。

仲达海非常赞同地点着头,朝梁雨赞了个大拇哥。

杨巧珍终于说动了顾客,顾客买下了衣服。

“仲哥,你怎么有时间?”杨巧珍借着顾客找梁雨结账,跟仲达海闲聊。

“我出来办事,正好路过,进来看看。”仲达海解释道。

“你们都挺忙的。”

“瞎忙。还不如你们呢,每天都有收获,用自己的劳动收获果实。”

“这怎么好比较嘛。”

仲达海呵呵笑了笑,公事是一份职责,做自己的事业,也是一种努力付出,最终的目的都是实现自己的价值。

这个价值的体现,就是挣钱,养家糊口。这么说,虽然俗了一点,理就是这个理。

职业没有高低贵贱,至于谁过得幸福,那只有自己知道了。

顾客走了之后,小店里暂时清静下来。

“我听梁雨的意思,效益很好吧。”仲达海随口问道。

杨巧珍还未来得及搭话,梁雨在一旁笑道:“那当然了,你没看是谁帮忙打理,有我在,效益当然好了。”

“你呀,就你能。不过,你是能,比我强多了。”杨巧珍笑着说道。

她说的能,是能干的意思,梁雨的能力是比她强,网店靠梁雨搞起来的。

“一个月的利润不少于几万块吧?”仲达海蛮有兴趣地问道。

“也就够吃饭的。”杨巧珍低声言语。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呀!仲哥,我们挣得肯定比你的工资多。”梁雨得意地说道。

杨巧珍瞪了梁雨一眼,责怪道:“你瞎说什么,仲哥是做大事的人,他挣多少钱,是你敢想的吗?”

仲达海搞实业的事情,杨巧珍听张心平说过,心里自然明白。

梁雨不知内情,心里不服气,低声嘀咕:“我能挣三万,他能挣多少?”

仲达海听着梁雨娇声嘀咕,忍不住笑了,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我家大侄子呢,怎么没看见他?”

“他在家里,我婆婆来了,正跟他奶奶热乎呢。”杨巧珍回应道。

“哦,那敢情好。张心平忙忙于训练,没有时间回来啊。”仲达海说道。

“谁说不是呢,一个星期,只有周末能回来一趟,来去匆匆,一点也指望不上他。”杨巧珍无奈地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